伊斯无悔

点开看看w

12.1号起,名下的非清水文会删链接,但是会在介绍此处保留一个能共通的链接。

我懒得搞了

虽然我知道没几个人吧……但是对于我这种写不出清纯的文手来说——有点绝望啊哈哈哈

创作会继续的!

以及有同好教我一下ao3吗……?

叫我伊斯

以及我错了

06是我老公。游城十代是我的爱。轰出和约十都是心脏。

没有特别雷的cp,是个轰出only

【轰出】一个人的永生(HE,大私设,略读会很难看)

『我们无法在时间的长河中垂钓,但我们可以将对苦难的诘问化为觅渡的力量——雨果《九三年』


阳光下,风吹拂过宝石一样的闪闪发亮的海面,细碎的白沙混着海水的泡沫被踩在脚下,天地之间似乎只伫有他一个人。


已经走了多远?


绿色海藻头的少年深吸一口海边咸津的空气。


兴许走了一年,又兴许是走了五年?他大抵是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。


偶尔会在路过沿海城市的时候休憩一下,不过几日便找着借口,一个人在深夜匆匆出发——他是享誉决斗界的无冕之王,是他人眼中孤高而强大的决斗者。


他们只是不知道深夜的抱头痛哭,和一个人旅行的寂寞。


……


“你没有必要一个人承受这些!”


……


那个人的声音,却在永恒的记忆里清晰到透明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一个人的永生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言:


★成为决斗王=成为最棒的英雄。

★两行省略号之间是回忆【高亮】

★是HE。游戏王的部分设定。

★关于本篇绿谷。应用私设游城十代的永生结局。性格是体育祭开始前有些颓废的那个懵逼性格(hhhh

★关于本篇的轰。是拯救绿谷的热情小天使(参考约翰)结局也是永生。性格参考后期被绿谷攻略后和小孩子玩游戏(五丁丁hhh)的轰。

★可能没写出来想要表达的意思。绿谷个人戏有些多。


★如果能仔细看完就太好了X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……


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!不是什么诅咒之子,你只是……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啊……”


……


过于漫长的日子冲淡了许多东西,就连少年愈发亢奋的声音都开始模糊到低沉,转而只有自己的哭腔窝囊得和什么一样。


和个没人爱的孩子一样。


绿谷又突然记起自己三岁那年双亡的两亲,到现在已经连面容都记不起来了。


脚有些酸痛。可是绿谷明明才启程没多久。


这个时候的轰君,又在做什么呢?


他将成为时代变迁的末端,世界前进的累赘。绿谷出久,将成为唯一一个仍然活在这个在百年后,在千年后,会被遗忘的时代。


而轰焦冻,必然会死去,赶往下一个新生。


绿谷很害怕。每每想到这个,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惶恐。


……


“绿谷,你将来的梦想是什么?”


……


“轰——焦冻。”


不堪一提的陈年往事,在他心里却深深扎根。


……


“我想成为像武藤先生一样的决斗王!”


“你也是吗?!”


学校的宽大天台在回忆中被放大成了无限,有着俊朗面容的少年笑了起来,红白发丝随着风肆意飘飞。


”那一起加油吧,要在决赛场上相见!”


……


初遇。


他和他初遇在八月晴朗的天空下,阳光刺痛双眼的日子。


就和今天一样。


“嗯?那是绿谷出久吗?”“绿谷出久?!在哪在哪?”“是决斗王!看,他在那里!”


绿谷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另一个沿海城市的划片地带。


路人们雷动的掌声热闹得荒唐。


“您在环球旅行,寻找更加强大的决斗者吗?!”“绿谷先生,请和我来一场决斗!”“可以要一张签名照吗?!”


“绿谷先生能在城市里多呆几天吗?!”


“啊……”


绿谷站在的海滩上一时围满了少男少女。他突然一阵头晕目眩。


“那个,我有急事……所以不会久留……”


“听说这一届的决斗王轰焦冻会驻留城市!不知道会不会和无冕决斗王决斗……?”


轰焦冻——本届决斗王,独一无二也当之无愧。


这个声音的发出者明显是个女生。但是已经无所谓了。


轰君也在这座城市。绿谷只知道这个。


“那个……大家我有一个请求!”绿谷稍微抬高音调。路人们一时安静了下来。


如果轰君也在这座城市的话——


“可以帮我找一下附近的旅馆吗?我想也许我可以在这里住几天……”


那就让我稍稍放纵一下自己吧。


……


“绿谷,我喜欢你。”“……轰君肯定是喝多了。”


“不,我没有。请认真看着我的眼睛——绿谷,我喜欢你!”


少年满脸通红的,在毕业酒会当天的凌晨十二点对着自己告白了。


也不知道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害羞,轰焦冻的脸也太红了,平常能够面无表情的拒绝一群女生的轰焦冻去哪了。


开玩笑吧?肯定是喝大了搞错了什么。像我这种毫无特色的人,还是个男人。


明明他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。


“轰……我也,一直都喜欢着你。”


原本应该边调侃着边无视的一句话,真正面对的时候竟成管不住嘴的告白了回去。


两个人咚咚的心跳声也特别吵。


“绿谷要……来我家做客吗?”


赤裸裸的某种邀请。绿谷肯定是上当的。


果不其然,私密空间里的擦枪走火之下,情欲像是沾着火星的干/草堆那么自然的燃烧了起来。


滚烫的汗水和沉重的喘息,肌肤接触的温度记忆犹新的,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。十八岁成人礼,幸福的让人发怵。


体内的炙热停滞不动时,绿谷恍惚间轰低头吻上了他的手背,轰眼皮子上莫名闪烁着晶莹的泪光: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然后轻轻说了一句绿谷回忆不起来的承诺。


幸福到虚假。因为绿谷竟然忘记了那句话。


……


“那个?绿谷出久先生?”“啊我在?”


旅店里,前台小姐漂亮的双眼眨巴了一下。


“请出示证件。”“好的。”


绿谷并不熟练的从满是卡堆的包里翻出一张硬质的塑料卡。


“请您稍等。”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


绿谷不正规的微微鞠躬,尴尬的笑了笑。


我刚刚在干什么!竟然想到了那种事情!


满心的罪恶感让他红着脸接过房卡,就好像是因为看到前台小姐美丽的笑容而不好意思的一样。这导致绿谷当晚出门溜达的路上,被推车的服务员打趣着,说他是大龄处男。


虽然大龄处男的说法也不无道理,但是……好歹也是上过床的大龄处男嘛!


绿谷有些愤懑的走上街头。


都怪轰焦冻。


沿海城市深夜仍然热闹异常的氛围极易感染无家可归之人的情绪,绿谷学着那些流氓地痞的动作,一屁股往海鲜小摊的红色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
“老板,要一碟最贵的小菜和几瓶啤酒。”绿谷用着自己都陌生的语气,说着不符性格的话,像是在故意发泄着什么一样。


“嗯?这不是无冕决斗王吗?”老板定睛一看,突然乐坏了,“您来小的摊上不用付钱,就管吃好哈——大伙都来看看啊!是无冕决斗王都来吃的海鲜小摊!今天打折……”


好嘛,他这么一喊,全城都得知道绿谷出久到此一游了。


虽然无冕决斗王的称号挺实用的,单看省钱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
他坐在中央,很意外得没人上前来搭话,于是他也乐得清闲。


小摊旁的街道人头攒动,偶尔会有闪烁着的透明荧光,那标志着决斗时代特有的立体技术。


绿谷的双眼仍会下意识的在红白两色上停留。不论是警示牌还是斑马线,就连女人衣服上的红白色都给他看了个遍。


他也不想这样。


因此肯定是因为毕业五年后,轰焦冻的大放异彩让红白相间的颜色成了新潮流,让人再不想看也不得不看。


绿谷仰头小闷一口酒。


又自欺欺人。


那次初夜的第二天清晨,绿谷在街道还没开灯的凌晨六点一个人醒了过来。身侧的人赤裸着上身,健壮的肌肉有让人忍不住想去依赖的温度。


但绿谷穿好衣服后逃跑似的离开了。


因为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结局。


……


“绿谷,毕业之后,我想和你一起环游世界。”


“轰君太任性了!毕业之后不是应该努力朝着决斗王进发吗?”


轰突兀的转过头来,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绿谷。


然后抛出了一个帅哥标准微笑。


“其实能和你一起旅游,一定会比成为决斗王更开心。”


……


那天的约定没能实现,现在的你会稍稍后悔吗?


还有那算哪门子表白啊。不明显一点我不会懂的啊……


如果不是那场要人性命的黑暗决斗,如果不是自己孤身一人的幼稚选择,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。


他也会有资格站在他身边。


想到这,绿谷突然趴在桌上,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了。


“呜……可恶……轰焦冻……太可恶了。”


“我早就说过了,你没有必要一个人承受这些。”


绿谷蓦地抬头,鼻涕泪滴还没来得及擦掉,那个人就在灯红酒绿之间出现了。


……


“以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。”
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,在你需要的时候。”


这是绿谷听过的最感人的一句话。


从电视上。


……


带着黑色口罩的少年无奈的看着他,拉开椅子在对桌坐下的时候动作轻柔,他红白相间的发丝在朦胧的灯光中泛着细碎的光。


“轰……sho”“嘘……我是逃出来的。”绿谷闻言赶忙捂嘴,愣怔的可爱模样惹得轰笑了起来。


“好久不见,那天你走的真早。”


为什么一来就提几年前的事!绿谷蹭地一下红了脸,趴在桌子上团成一坨。


“那……那天早上我有急事所以……”“有急事这种借口简直烂爆了。”轰眼神恨不得戳穿绿谷的一切谎言,包括他脸上难看的微笑。


绿谷不得不别过头去。


“绿谷?”


“轰君才是,翘掉比赛来找我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?”


绿谷低着头,表情淹没在绿色的碎发下,动作就和两个人一起毕业的那天一样。


每次绿谷忍不住要哭的时候就会低头。


轰沉默了。


“轰……还是忘了我吧……你可是决斗王,要好好的负起责任来呢!”


被表白的时候真的很开心。绿谷很想这样告诉轰,然后再补一句“但是抱歉,我不喜欢你”这样看起来很帅气的话。


能说出口就好了。


……可恶,要哭了。


轰张嘴又闭上,反复了几回合,欲言又止的,最后慢慢站了起来。


“绿谷,你知道吗。这六年来我一直在找你。”“……六年?”毕业不是才五年吗?


“从你被改变的那一天开始,我一直在寻找你。”轰拽过绿谷的手,扯得绿谷身子向前爬。绿谷抬头,再次对上那双绿谷不敢直视的异色双瞳,此时竟然充满了固执与悲伤。


几度失去,几度想要放弃。在周围人传言着绿谷早就死亡的日子里,轰焦冻一个人仿佛度过了一生。


“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
他后悔的是那天,当绿谷笑着说这句话,他真的让绿谷一个人去了。


从此一去不返,忘记从前的样子。


……


“对不起,就算我打赢了牌也没能阻止他。所以我杀了他。”


“……”无言的时候最为沉痛,轰看见温热的血滴顺着细长的手指缓缓滴下,粘稠感恶心的让人想吐。


绿谷哭着,染血的卡牌颓然散落一地。


周围人只是惊恐的看着他,脚步不动声色的后移。


没有人上前去给他一个拥抱。


除了轰焦冻。


……


“拜托了,更多的依靠我一点,我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变得这样。”


小吃街人头攒动,越来越多的人挨挤着坐了下来,空气在升温。


绿谷的眼泪不明显的从眼角滑落。


轰卷起手臂上的外衣,新留下的暗红色疤痕隐隐泛着紫黑的。那是与精灵结缔契约的,永生的标志。


“请让我陪着你一起,不要再……一个人了。”


“轰……”


“一起活下去。”


虽然很可耻,也突然感到愧疚,但是绿谷得到了最想要的结局。


轰绕到绿谷背后,虔诚的将他抱在怀里,听着他小声抽泣。


轰比绿谷出久自己都明白,如果不是那天绿谷出久一个人去承担这一切的话,会有多少人死在异世界,又会有多少人变成不死的体质。


他们的命都是绿谷出久给的,轰焦冻也是。


那天晚上发生关系后,轰以为按绿谷负责任的性格来看,他们的感情几乎是板上钉钉的——但轰果然还是没有那么了解绿谷出久——


不过过去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段时间那样那么重要了。


对两个人都是。


因为在记忆深处闪光的那个人,将在自己的身边直到世界终焉。


END


————


后附


Q:初夜晚上轰焦冻说的最后一句话是?


A:原本想写的手机“出久,嫁给我”但后来觉得——还是说“我会一直陪着你”(照应一下电视剧XD)会很有感觉。所以没写上去。


有人看吗……感觉没人看TWT


最后希望我们都不再是一个人前行。


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!


【轰出】轰焦冻の自//慰(顶风作案のr18)

这其实是一篇特别短的爽文。前面随便写的。

所以为了让前面的不太难看。

建议配合bgm食用。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5330831/?userid=467359343

也可以直接跳到后面去看yellow小作文。都特别短。

全文不过一千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轰焦冻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更不是个会无故闹脾气而给周围人添麻烦的人——他认为自己凭借这一点应该比爆豪胜己更受欢迎才对。


事实上并没有。在所有人眼里,他和爆豪是个差不多的角色,是一个“和爆豪对等”的这么一个存在。


但为什么绿谷出久似乎不太为这一点买单?


因为绿谷喜欢爆豪超过喜欢轰焦冻。


轰知道自己本可以不必在意这种事。毕竟向他告白的女生数不胜数。


“我喜欢你!请和我交往!”“对不起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面前身材娇小的普通科女生长相较好,说话起来不做作也不矫情,一双眼睛笑起来更是好看。她面前站着的轰被衬托得高大魁梧。


是郎才女貌。


“啊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……”她的脸红起来很可爱,粉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破,明眸皓齿不足形容。


但是……


轰的眼底打上阴影。


他太喜欢那个人了。


“轰君……有喜欢的人?”那天中午去吃午饭的时候,平常不怎么聊到的话题突然被提起。


他喜欢的人正在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。


“嗯。”轰嗦了一口荞麦面,低着头。


“哈哈,抱歉,只是有点好奇轰会喜欢什么样的类型。”那家伙咧着嘴,雀斑上还粘着几粒米,一副随意的样子,好像什么都不在乎。


如果他看到我有女朋友了,会不会因此而稍稍难过呢?轰眼帘低垂。


哪怕是一点点超过“朋友”的感情都好啊……


“喜欢的人,是班里的。很小很可爱,头发很像海藻一样,很软。”就在剩下那句“那个人就在我面前”要脱口而出的时候,轰闭嘴沉默了。


“啊啊……轰君其实不说也没关系的……!”轰看见绿谷的脸色僵了一下,然后特别强行的笑了笑,“专心吃饭吧!”


这是轰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难看的要死。


轰不明白绿谷这是怎么了。


“喂你……”“轰君。”


“其实这几天我可能有些事,所以……只能让你一个人吃饭了对不起!”


轰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突然端起不过扒了几口的饭,逃跑一样的离开了。


明明距离对话结束连半分钟都不到。


轰不懂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
剩下的—— https://shimo.im/docs/0KjGbkBiELgPF4Ax/


手机搞超链接有点难受╯﹏╰


这文以前在某个群里发过╰(*´︶`*)╯表白群里的太太和老司机们。

【轰出】强x犯(有r/又,当敌联盟焦冻和英雄人偶独处一间)

尝试着去写一下强势的轰压强势的久(然后愉快写崩)。其实是双向。只是轰轰单方面急躁了。

★敌联盟轰焦冻×原著绿谷

★割下来的腿肉。怎么有点想走剧情。

★蒙眼。太可怜了还是算了。

★这不是病娇,是醋爆——一个大可爱教我的!

“小胜,可以教我一道题吗?”

“小胜,我的橡皮掉了。”

“小胜!不要一直生气啊!”

“小胜!”“……”

小胜小胜小胜小胜。

绿谷出久的眼中没有“焦冻”。

是因为我坐在后排吗?不,是因为他从未在乎过我。

所以,轰焦冻到此为止,不会在意他。

不会再喜欢了。

才怪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初级防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DgaNq1bLibMn3AU3/

https://shimo.im/docs/UHRYkyTb31woz6s3/

终极防挂

https://m.weibo.cn/6623802724/4308576686683461

(*'へ'*)轰出都是大天使,谁都不许坏。

【轰出】明天我们能在一起吗『万圣贺文我写了情人节???

★别想了,这车我还是要开的,但是可能会延期

★人物属于平哥,ooc属于我

★A班人物出场,原著向

★慢热

『一』心愿

“决定好了吗?”“嗯!”

房间里浓郁的巧克力味重得吓人,偶尔夹杂的劣质水果味甚至怪异的能引发呕吐感。栗色头发的“魔女”和绿色头发的“巫师”在做着能变出爱心巧克力的魔法。

大概吧。

“长成这样……轰真的会吃吗?”“肯定会的!”估计到时候只可能连着包装一起被烧了吧。丽日干笑一声。去年她可是亲身撞见了轰焦冻焚烧情人节巧克力的惨烈现场。

“谢谢你!丽日。”绿谷笑了笑,手背一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算了,就当是完成小久的一个心愿吧。

“哈哈……不客气……”

『二』藏不住的喜欢

2月14日的凌晨6点,A班教室将会迎来一大波“喜爱轰焦冻”的女生们的踩踏,其间应该也不乏男孩子。

例如绿谷出久。

虽然同班同学的身份本可以让他更占优势,但他还是选择了和他人一样默默送出,而且还是在丽日的怂恿下才敢去送出的。

五点半起床,刷牙,之后去公共浴室冲一下顺便穿上伪装便服——带帽子的那种。计划上应该是这样,可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。

“绿谷?”“咿?!”

竟然被当事人抓包了!

汗水从那人等等脸颊滑落,身上白色的背心半湿的。这一看就是刚早练回来。

“你也去跑步?”轰一步一步地靠近,在不大的走廊里给绿谷以极大的压迫感——大概是因为绿谷心虚。

“啊……不——我事,嗯有事,才起这么早的——”

轰皱眉。绿谷刻意停顿着语句造成的距离感让他没办法继续靠近,双脚停在了两人之间伸手可触及的微妙距离。

“是要去送巧克力吗?”

“…………是。”

“可以告诉我那人是谁吗?”“诶?”

过于粗暴的提问一般来说都会被会以“与你无关”的吧?可是绿谷不想这样拒绝他——毕竟是当事人。可是如果说太多了会不会暴露?

绿谷恍惚想起了身后那人笑起来的模样。

因为“喜欢”这种情绪是藏不住的啊。

“不想说就算了。本来也与我无关。”自嘲的话抢在绿谷停止思考前跳了出来。

“祝你成功。”

“等……”绿谷急忙回头。

空无一人的走廊仿佛不曾有人来过。

胸口一时开了个大洞。

『三』他很不正常

绿谷出久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把巧克力放进那人的抽屉,又是怎样回到教室假装自己没有出过门的。

因为清晨的轰焦冻太不正常了。

更多的急躁和不耐烦,甚至有一点点——生气?

“怎样?人很多吗?”丽日围着她口中的“表白勇士”打转,满脸兴致。

“是……超级多。”绿谷苦笑。

“哈哈轰同学的人气真的好高呢!”丽日闭上两眼,双手合十,“不知道我会不会收到一份呢?想想还是有一点点小期待的哇。”

“是的呢。”绿谷望了望雄英的大门。

能收到就好了。

『四』另一份心愿

“啊哈哈哈哈——各位同学们,早上好!今天的大家有没有收到我送出的欧叔限定版巧克力呢?”然后A班一半以上的男生从飘浮状,被打回了原型。

“什……什么……原来这不是女孩子送的,还是老师批发送的——意思是说今年的我仍然没有收到任何巧克力的意思吗?”上鸣嘴角滴血。一如班上的其他男生。

“唔哇!轰你这是巧克力山吗?”

轰焦冻站在桌子旁,举手示意坐不下。

“什么嘛!人长得帅也太狡猾了点!”“对对,女生们真是的。不要光看外表啊!”班里立刻吵成一片。

“那……那个……老师?可以问一下,老师送的是这个巧克力吗?”

另一位少年突兀的声音和举手的动作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。他桌子上赫然摆着一个玻璃盒子——里面是用冰块包住的爱心巧克力——粉粉的看上去精巧而可爱。

“啊——绿……绿谷你个叛徒!”上鸣再次发出无人气的悲鸣。

“喔喔,那可不是我送的,绿谷少年。”All Might从讲台上走近。

“但上面没有名字……”全班的骚动被一句话压住了。

“啊——是这样的吗。”All Might仔细端详了一下,“这是最近比较流行的,以‘个性’代替名字的告白方式啊少年!”他拍拍绿谷的肩。

“去找找周围个性是‘冰’的女孩子吧!啊哈哈哈哈,年轻真好啊!”

“说起来轰君的能力不就有冰吗?”丽日回头看去,带动了一群人的回头。

“轰,知道是——”丽日的话没说完。

所有人只看见轰满脸通红的站在成山的巧克力旁,注意到视线后慌张用手遮挡自己的脸,视线不知所措的乱放。

哦……——原来是这样的吗……

所有人不约同的这样想。

一旁的绿谷愣在座位上,反射弧绕了地球一圈,最后害羞的恨不得冲着轰打出一发smash。

这……这算什么嘛!

『五』明天我们能在一起吗

直到一整天的课程结束后,教室里的氛围都尴尬的诡异。

“臭书呆子和半边混蛋,都磨磨唧唧的想找死吗?!”爆豪这次竟然完美的总结了A班的这一整天。

夕阳落下的时候时针尚未经过数字6。2月14并不温暖的夜晚很快就要来临了。A班剩下的两个少年却仍没有要回宿舍的意思。一个人处理着成山的巧克力,一个人盯着玻璃盒中渐渐融化的冰,满脸通红。

“……对不起,是我拿走了你抽屉的巧克力。”冷不丁的就是一句道歉,指的还是早上的事。

“……没,没事,我不在意这个……”绿谷回答的声音弱弱的,下嘴唇抖动着,看起来像某种耳朵长长的动物。

“你的巧克力,送出去了吧……是我打扰了……”轰这么说着,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“本来……不想麻烦到你。但还是没有忍住——想看到我的巧克力是唯一的……对不起,我太自私了……”

“才没有这回事!”绿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,直直往巧克力山冲了过去。

抽出——不对,不是这个——放回,再抽出——也不对,不是这个——再放回,抽出——

“轰焦冻是个大笨蛋!”绿谷眼泪往下掉了几颗,最后从成山的巧克力中抽出了什么,直直往轰的头上砸去。

“唔——”轰吃痛,接住飞来的小东西,那是一个绿色锡纸紧紧包裹的小爱心,入手不过半个巴掌这么大,粉色的字条从锡纸的夹层中飘落。

“!!”轰难得一见的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“这……”剩下的话,被出久一个大跨步的接近塞了回去。那个人粉红皮肤上灵动的雀斑距离自己仅有一厘米。

会意。轰笑着摇摇头。拦过少年结实的腰。

一吻落下。

『六』能。

粉色的纸条上是男孩子硬朗的字迹。

轰焦冻:

我们明天能在一起吗?

署名:绿谷出久

答案当然是能啦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后文http://yisiwuhui.lofter.com/post/1f941a54_12c13dfc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宣个接龙写文娱乐群。

923314137

一定要玩贴吧的哦😝

【轰出】不曾爱过/有r(预告+tag避雷,就打一次)

★轰焦冻不是什么好东西,爆豪也不是
★小久纯良
★有mob久(路人x久)。我是魔鬼。
★轰出only。只是因为接下来爆豪出场有点多,甚至会有胜出肉渣,贴个轰出胜tag避雷。
★听话懂吗?就是不管什么事都要做的那种,轰轰这里是个人渣。不是人渣就是变态,被抓起来那种。

『一』

“前辈!我……我喜欢你!请和我交往!”脸上带着雀斑的少年鼓起勇气,好似平生不曾这么勇敢过一样的向自己告了白。

“我不搞基。”很烦。

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同性告白了。

轰焦冻不明白自己身为一个全校有名的高三不良,怎么会有男生向自己告白。是在嘲笑自己吗?还是恶作剧?

他突然恨不得将这个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家伙摁在地上打。

“……是……是吗。”少年脸上的红彤彤没有褪色,就连突然滚滚掉落的泪水都没有冲去那令人烦躁的颜色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

爆豪说的没错。这届的高一新生里,有一个家伙,很烦。光是看着就令人浑身烦躁。

轰焦冻突然眯了眯眼。

“我可以给你个机会,只要你愿意听我的话。”话在说出口的下一刻,轰焦冻就反悔了。

“啊……真……真的吗?”泪水还在扑朔着往下掉,豁然开朗的脸上还挂着一点晶莹的鼻涕。

轰焦冻忍不住摆出冷漠的表情,就如同面对其他的告白者一样。

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“不不!我会很听话的!”仿佛为了牢牢抓住“机会”,绿谷出久打鼓一样点着头,之后一瞬间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啧。轰焦冻瞥过头去。

太刺眼了。

不过是个新玩具罢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先到这里。防止自己突然就忘记或者放弃,就留在这一块。
因为YY的时候总想着,轰强久的场面。故出此文。
没有特别好吃的胜出。反而很难吃。

【轰出】The Eighteen/哨向/r18有

——看文直接 走评论 ——

这里是伊斯/小c,欢迎来贴吧找我玩w这里建了一个文手交流的沙雕群,希望有更多更多人进来玩w

啊,注意,是沙雕群噢。

——推荐副本部分在正文之后看——

——临时编排,有意改写者私我——

《The Eighteen》节选

1.我的十八岁,是个灾难。就是这一年,母亲亲手将开水泼到了我的脸上,她说:“你是我的一个错误。”

2.可恨吗?并不——我不知道也从不渴望知道仇恨的意义。有的只有深深地厌恶,对自己这个畸形存在的厌恶。

3.“轰先生真是年轻有为。”这句话我已经听到想吐了。

4.谈到这,那朋友就开始问我:“你还没有一个专属的向导吗?”语气中的讽刺隐隐侧漏。

——感觉会续写orz——

占tag致歉!!!

评论放帖子地址!

哭着抱各位dalao的腿来贴吧参与活动QAQ

目标是在国庆放假结束前完成全部,人数不会太多!!!

由于是仓促决定的,需要一段时间的经常配合!有意の太太求加企鹅呀QAQ

给06号的回信

★信以【女孩子】身份写(bg情节)
★06收到的回信是【男孩子】写的(bl情节)
★格式废,白象出没

你好:

收到你的来信我十分开心。

06以前有写信给其他人吗?比如说家人或者朋友。虽然现时代直接沟通确实远比写信来的更为便捷,但是有些难以启齿的话也许用“信件”这种方式来表达会更好,像是“喜欢”,“爱”或是“讨厌”,“恨”这样的话。所以寄信的人和收信的人总是会有不同的表情吧——多多少少也算是“文字”的力量。

06收到我的回信时,表情又是怎样的呢?^_^

《黄金时代》这本书有些难以理解,但也许看了三遍过后的06已经有了独特的感受呢?

只是自己没有察觉到罢了?

下次再见时,我会带更好的书过来的。

写信人:___________

收到回信的06号

手中的信仿佛残留着少年炙热的体温,毫无特色的蓝色信封拆开时有着塑料的质感,白色的纸上是密密麻麻的黑字,背后叠着一张彩色照片——照片上少年明亮通透的笑脸旁有一只可爱的布偶熊,场景是一家游乐园。

“噗……这谁啊。”偷瞄着的白象,早在递信过去的时候就十分好奇这个寄信人了。

“……”06二话不说将照片塞回了信封中。这样的小动作让白象更为在意了。

“是很重要的人吗?”

“……‘很重要的人’?”

“大概就是家人,朋友什么的。”白象耐心的解释着。

“不明白。”

06看着信封的眼神不起一丝波澜。

白象只能沉默,他不清楚“实验品”眼中的难以理解。

“但很希望收到他的回信。这种算吗?”

白象的眼神凝固了。

什么嘛——

“当然。”

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