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斯无悔

最近写不出车了

我想哭(T▽T)

叫我伊斯/小c

【轰出】明天我们能在一起吗『万圣贺文我写了情人节???

★别想了,这车我还是要开的,但是可能会延期

★人物属于平哥,ooc属于我

★A班人物出场,原著向

★慢热

『一』心愿

“决定好了吗?”“嗯!”

房间里浓郁的巧克力味重得吓人,偶尔夹杂的劣质水果味甚至怪异的能引发呕吐感。栗色头发的“魔女”和绿色头发的“巫师”在做着能变出爱心巧克力的魔法。

大概吧。

“长成这样……轰真的会吃吗?”“肯定会的!”估计到时候只可能连着包装一起被烧了吧。丽日干笑一声。去年她可是亲身撞见了轰焦冻焚烧情人节巧克力的惨烈现场。

“谢谢你!丽日。”绿谷笑了笑,手背一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算了,就当是完成小久的一个心愿吧。

“哈哈……不客气……”

『二』藏不住的喜欢

2月14日的凌晨6点,A班教室将会迎来一大波“喜爱轰焦冻”的女生们的踩踏,其间应该也不乏男孩子。

例如绿谷出久。

虽然同班同学的身份本可以让他更占优势,但他还是选择了和他人一样默默送出,而且还是在丽日的怂恿下才敢去送出的。

五点半起床,刷牙,之后去公共浴室冲一下顺便穿上伪装便服——带帽子的那种。计划上应该是这样,可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。

“绿谷?”“咿?!”

竟然被当事人抓包了!

汗水从那人等等脸颊滑落,身上白色的背心半湿的。这一看就是刚早练回来。

“你也去跑步?”轰一步一步地靠近,在不大的走廊里给绿谷以极大的压迫感——大概是因为绿谷心虚。

“啊……不——我事,嗯有事,才起这么早的——”

轰皱眉。绿谷刻意停顿着语句造成的距离感让他没办法继续靠近,双脚停在了两人之间伸手可触及的微妙距离。

“是要去送巧克力吗?”

“…………是。”

“可以告诉我那人是谁吗?”“诶?”

过于粗暴的提问一般来说都会被会以“与你无关”的吧?可是绿谷不想这样拒绝他——毕竟是当事人。可是如果说太多了会不会暴露?

绿谷恍惚想起了身后那人笑起来的模样。

因为“喜欢”这种情绪是藏不住的啊。

“不想说就算了。本来也与我无关。”自嘲的话抢在绿谷停止思考前跳了出来。

“祝你成功。”

“等……”绿谷急忙回头。

空无一人的走廊仿佛不曾有人来过。

胸口一时开了个大洞。

『三』他很不正常

绿谷出久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把巧克力放进那人的抽屉,又是怎样回到教室假装自己没有出过门的。

因为清晨的轰焦冻太不正常了。

更多的急躁和不耐烦,甚至有一点点——生气?

“怎样?人很多吗?”丽日围着她口中的“表白勇士”打转,满脸兴致。

“是……超级多。”绿谷苦笑。

“哈哈轰同学的人气真的好高呢!”丽日闭上两眼,双手合十,“不知道我会不会收到一份呢?想想还是有一点点小期待的哇。”

“是的呢。”绿谷望了望雄英的大门。

能收到就好了。

『四』另一份心愿

“啊哈哈哈哈——各位同学们,早上好!今天的大家有没有收到我送出的欧叔限定版巧克力呢?”然后A班一半以上的男生从飘浮状,被打回了原型。

“什……什么……原来这不是女孩子送的,还是老师批发送的——意思是说今年的我仍然没有收到任何巧克力的意思吗?”上鸣嘴角滴血。一如班上的其他男生。

“唔哇!轰你这是巧克力山吗?”

轰焦冻站在桌子旁,举手示意坐不下。

“什么嘛!人长得帅也太狡猾了点!”“对对,女生们真是的。不要光看外表啊!”班里立刻吵成一片。

“那……那个……老师?可以问一下,老师送的是这个巧克力吗?”

另一位少年突兀的声音和举手的动作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。他桌子上赫然摆着一个玻璃盒子——里面是用冰块包住的爱心巧克力——粉粉的看上去精巧而可爱。

“啊——绿……绿谷你个叛徒!”上鸣再次发出无人气的悲鸣。

“喔喔,那可不是我送的,绿谷少年。”All Might从讲台上走近。

“但上面没有名字……”全班的骚动被一句话压住了。

“啊——是这样的吗。”All Might仔细端详了一下,“这是最近比较流行的,以‘个性’代替名字的告白方式啊少年!”他拍拍绿谷的肩。

“去找找周围个性是‘冰’的女孩子吧!啊哈哈哈哈,年轻真好啊!”

“说起来轰君的能力不就有冰吗?”丽日回头看去,带动了一群人的回头。

“轰,知道是——”丽日的话没说完。

所有人只看见轰满脸通红的站在成山的巧克力旁,注意到视线后慌张用手遮挡自己的脸,视线不知所措的乱放。

哦……——原来是这样的吗……

所有人不约同的这样想。

一旁的绿谷愣在座位上,反射弧绕了地球一圈,最后害羞的恨不得冲着轰打出一发smash。

这……这算什么嘛!

『五』明天我们能在一起吗

直到一整天的课程结束后,教室里的氛围都尴尬的诡异。

“臭书呆子和半边混蛋,都磨磨唧唧的想找死吗?!”爆豪这次竟然完美的总结了A班的这一整天。

夕阳落下的时候时针尚未经过数字6。2月14并不温暖的夜晚很快就要来临了。A班剩下的两个少年却仍没有要回宿舍的意思。一个人处理着成山的巧克力,一个人盯着玻璃盒中渐渐融化的冰,满脸通红。

“……对不起,是我拿走了你抽屉的巧克力。”冷不丁的就是一句道歉,指的还是早上的事。

“……没,没事,我不在意这个……”绿谷回答的声音弱弱的,下嘴唇抖动着,看起来像某种耳朵长长的动物。

“你的巧克力,送出去了吧……是我打扰了……”轰这么说着,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“本来……不想麻烦到你。但还是没有忍住——想看到我的巧克力是唯一的……对不起,我太自私了……”

“才没有这回事!”绿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,直直往巧克力山冲了过去。

抽出——不对,不是这个——放回,再抽出——也不对,不是这个——再放回,抽出——

“轰焦冻是个大笨蛋!”绿谷眼泪往下掉了几颗,最后从成山的巧克力中抽出了什么,直直往轰的头上砸去。

“唔——”轰吃痛,接住飞来的小东西,那是一个绿色锡纸紧紧包裹的小爱心,入手不过半个巴掌这么大,粉色的字条从锡纸的夹层中飘落。

“!!”轰难得一见的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“这……”剩下的话,被出久一个大跨步的接近塞了回去。那个人粉红皮肤上灵动的雀斑距离自己仅有一厘米。

会意。轰笑着摇摇头。拦过少年结实的腰。

一吻落下。

『六』能。

粉色的纸条上是男孩子硬朗的字迹。

轰焦冻:

我们明天能在一起吗?

署名:绿谷出久

答案当然是能啦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后文http://yisiwuhui.lofter.com/post/1f941a54_12c13dfc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宣个接龙写文娱乐群。

923314137

一定要玩贴吧的哦😝

评论(1)

热度(27)